這裡有的,只是別人的故事.

生賀短篇

Teaser 出來時候剛好遇上某肆生日,壽星福利。


圖文不符什麼的...


-- -- -- -- -- -- -- --


Mozart Symphony No. 40 那極富戲劇性及渲染力的小提琴聲響起,蜷縮在床上的小小身影在還沒真正清醒前,嘴角已經先揚起了笑。
半張開眼看著窗前張手拉開窗簾的背影,陽光掠過那人身旁飄散的塵埃,將星期日上午的慵懶暈染上一層淡淡的金黃色。


窗前的身影轉過身子,被影子掩蓋住的臉龐瞧著有些失真,但漾著光的雙眸中挾帶著的盈盈笑意真卻無比。


“輝人...

 

舊文

看完 con 突然想起 A to Z .


-- -- -- --

-- -- -- --


Adolescence


“惠真吶,我我我… 我今天在練習室見到星伊歐逆了!”


呀丁輝人,妳每天都能見到我也不見你有那麼開心…

安惠真象徵性地笑了笑,在丁輝人興奮的空隙輕巧地翻了個白眼。


Bias


即使不愛炸醬,看著金容仙眼中閃閃發亮的期待,丁輝人還是硬著頭皮吃掉了面前那碗炸醬飯。

然後請了三天的病假。...


 

Leave Me Out (中)

連日陰雨下的抑鬱,我都要發霉了.

有時候真心痛恨自己有著與外表不符的道德感.


那些沒能說出口的安慰,錯過的終究是錯過.

沒有誰的錯誰的辯解,都只是選擇了讓自己好過的方式.


無論如何,我都衷心地希望每個人都能好好的.


然後在家的時間越來越少也不是我願意的啊!!!

房租很貴,我很戀家,以上!


-- -- -- --

-- -- -- --


"是,是. ...我知道了!"

"...我不會讓那件事發生的! 放心吧."


掛掉電話,安慧真緊抓...

 

剛好的平行

一年一度的鄉巴佬進城記,真想留在西雅圖不回家...


手機庫存短篇出清中.


-- -- -- --


要不是有丁輝人給的地址,文星伊可能還真不會發現這間隱藏在巷弄底的這間小酒吧.

當文星伊風塵僕僕地推開酒吧門口,一眼就看見坐在吧檯上獨飲的丁輝人.


與寒冬時節不符的碎花無袖連身裙單薄地掛在丁輝人身上,裸露在外的皮膚在酒精的作用下暈著紅.

手指輕巧地敲了敲桌面,吧檯內的 bartender 會意地為她見底的酒杯再添入琥珀色液體.


"又吵架了?"


將自己脫下的外套披上丁輝人的肩,文星伊伸手拿過她碰在...

 

Leave Me Out (上)

好久的好久不見,難得有休假天又時機剛好.

於是... 好啦,其實我還活著.


欠了某人很久的黑星,本來沒想發出來的.

但是債主最大!!! 所以...


下一站西雅圖~

下次更新大概就是等我再回到家的時候了吧!

以上,掰.


-- -- -- --

-- -- -- --


"嘶..."


伸手撫上傳來陣陣痛感的腦袋,手指傳來紗布的粗糙觸感讓文星伊疑惑地睜開了眼.

入眼所及那片純粹的白讓文星伊本就混沌疼痛的腦袋,瞬間切換到了停機模式.


正當文星伊竭力對抗著腦門...

 

給予幸福的人

答應了的容仙生賀文.

雖然有些匆忙有些短,但還請不要介意.


於是,我繼續閉關去.


-- -- -- --


雙手插兜-套著連帽外套,腳尖隨著耳機裡傳來的節奏輕輕地點著拍子.

站在公車站牌下的那道身影對於落在肩上的雪花似乎不甚在意,只是沉浸在音符流淌的世界裡.


那是金容仙第一次見到文星伊,在一個飄著細雪的夜晚.


那天之後,金容仙總在補習班上課前,隔著玻璃窗偷偷窺視著對街的文星伊.


好奇著,文星伊聆聽的音樂.

好奇著,文星伊說話的聲音.

好奇著,文星伊不同的表情.


"妳... 會是...

 

我喜歡你是寂靜的

我喜歡你是寂靜的,彷彿你消失了一樣,

你從遠處聆聽我,我的聲音卻無法觸及你。

好像你的雙眼已經飛離遠去,

如同一個吻,封緘了你的嘴。

如同所有的事物充滿了我的靈魂,

你從所有的事物中浮現,充滿了我的靈魂。

你像我的靈魂,一隻夢的蝴蝶,

你如同憂鬱這個字。

我喜歡你是寂靜的,好像你已遠去。

你聽起來像在悲嘆,一隻如鴿悲鳴的蝴蝶。

你從遠處聽見我,我的聲音無法企及你:

讓我在你的沉默中安靜無聲。

並且讓我藉你的沉默與你對話,

你的沉默明亮如燈,簡單如指環。

你就像黑夜,擁有寂靜與群星。

你的沉默就是星星的沉默,遙遠而明亮。

我喜歡你是寂靜的:彷彿你消失了一樣,

遙遠而且哀傷,彷彿你已經死了。

彼時,一個字,一個微笑,已經足夠。

而...

 

一期一會-勝利之吻 04

沒有辦法持續太久的心動,只是天時地利人和下,一閃而過的錯覺.


-- -- -- --

-- -- -- --


站在 USS Midway Museum 前,文星伊看著不遠處海岸線旁佇立的那座雕像,一名海軍俯身抱住一名女護士的腰,深情擁吻的情景映入眼簾.


似曾相似,不,應該說,那真實發生過的過往瞬間從文星伊腦海深處湧出.

閉上眼緬懷著過往的同時,文星伊臉上浮現出悲傷與釋懷交雜的笑容.


-小心!-


-砰.-


(嘴角溢出的鮮血-胸前綻放出的鮮紅色血花,文星伊心裡沒有一絲面對死亡時的不安慌亂,看...

 

© 拾壹 | Powered by LOFTER